香港马会资料大全4887

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4887 >

【散文园地】我的家乡姚家寨

发布时间:2019-06-08

  姚家寨其实不姓姚,全都姓夏,夏氏家族一直怀疑为什么叫姚家寨不叫夏家寨?是否隐藏着像水尾马家寨全姓吴不姓马的神秘故事?是否也有一个绝代佳人陈圆圆的美丽传说?翻遍了夏氏家谱,至今还是没有答案,一个大大的“?”号留给了一代又一代。姚家寨,一个秀丽的村庄,坐落在岑巩县东北61公里处,两座水库(柏杨沟水库和姚寨水库)隔山相守,远近闻名,蓝天白云下,水波涟漪,青山叠嶂,飞鸟声声。河里大鱼掀浪冲天,地动山摇,但一般都不露头,身藏水底。寨上有一个潜水后生厉害得很,说是他潜水时看见了几条大鱼,一百多斤一条的,鱼身有他两个长,说这鱼也不怕人,靠近抚摸它也不动,还说他和这些鱼比过游泳,但鱼比人快,人比不过鱼,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村寨周围都是深山老林、千年古树随处可见,树尖直插云霄,野猪野羊到处乱跑。有一年大雪封山,我们在田野里捡到了很多冻僵了的野山羊,扛回家来、萝卜丝炒野山羊那味道让人垂涎三尺,美味无穷。每到冬天,寨上人就唤上猎狗带上麻索套,狗叫羊跑,套了不少野山羊。涨水季节,大河小沟浮出很多团鱼,下河洗衣的姑娘们衣服没洗好,团鱼倒是捉了不少,赶场天就拿去卖,换回几尺花布来做衣裳,等着过年穿。到了过年、家家屋里都有几个花姑娘,笑盈盈的,幸福得就像花开一样。那时候过年,我们喜欢看杀年猪、打纸牌、放炮火、踢毽子,最喜欢的还是听寨老讲古代的故事,唱远古的歌谣。什么“狼外婆”“祝英台与梁山伯”“武松打虎”,什么“月亮光光,书童烧香,烧到那的?烧到庵上,庵上打鼓,拜祭老虎, 老虎赊(呲)牙,拜祭克(蛤)蟆、克(蛤)蟆钻草,一棒打倒,打得十二个蛋,拿给穷人做早饭。”“大月亮,小月亮,哥哥起来做木匠,嫂嫂起来做麻量,婆婆起来舂糯米,糯米舂得喷喷香,打锣打鼓接姑娘……”听得如痴如醉,彻夜难眠、至今都还记忆犹新。

  那个年代,家乡姚家寨,只有一条山路通向县城,曲曲弯弯,毛草丛生,露珠湿脚。我在城里读书,每每想到放学(假)回家,两脚都在颤抖,从早上出发要到黄昏才能到达,十里八坡,隔山隔水,想想那个时候回家的山路真的很遥远。城里那个时候虽然已经有班车跑乡镇了,但每天只有一趟,总是因道不同而不能相随,傻呆呆地看着那班车渐行渐远,心里老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坐上班车回到家乡那该是一件多么高兴和幸福的事啊!但喜出望外地是每次放假回家都有很多意外的收获。家乡的小溪常年四季流水汪汪,浅浅的溪沟里鱼游虾跑,赤脚水里,心旷神怡,两手一抓,生擒了许多大鱼小虾,然后用小树藤把大鱼串成一串又一串,用衣服包着虾米,屁颠屁颠地跑回家。妈妈早已等候在村口的一颗千年大树下,紧紧抓住我的手 崽呀崽呀问这问那。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和电话,妈妈总是估摸着这个时候儿子要回来了,就这样天天在这颗大树下东张西望,一次次等到日落天黑才回家。那场景让我真正体会到了“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慈母情怀和天下母亲的伟大,心里暗暗表示,长大立业后一定要常回家看看,哪怕回家的山路那么遥远也不怕。

  年代,家乡姚家寨修了一条黄泥马路,一年到头偶尔也有几辆解放牌大汽车颠颠跛跛开了进来,如同喝酒了的醉汉。每当这个时候,寨上大人小孩都要跑去围观,摸这摸那,觉得是件很开心的事,有的爬上车箱,拍拍打打,骄傲得就像是自家的车一样。开车师傅见状,大声吆喝,下来下来!大人小孩规规矩矩爬下车来站立一旁,跟着大车屁股后头跑了很远,依依不舍看着车子渐渐远去,然后跑回家里告诉老人,什么什么的讲得神乎其神,都希望这一辈子能够坐上一回车子。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寨上的几个小伙伴家里买了洋马车(也叫自行车),我每次放假回家他们都要来接我,步行一天的路程几个小时就到了,那个时候感觉回家的路也不太遥远了。我从小好学和寨上同龄人关系都很好,回到家里,他们都要来找我做玩,最爱听我讲电影故事,什么烈火金钢,三进三城,野火春风斗古城,侦察兵等等,全讲打仗的,个个听得入神入景,兴奋不已。有时候,我们爬上山顶,钻进森林,用树枝当枪,用石头当子弹,伴演解放军打日本鬼子,来劲得很。但谁也不愿意当日本兵,总是通过摔抱腰来确定,谁被摔倒谁就得当。一场戏下来,装日本鬼子的伙伴总是被打得鼻青脸肿才回家,那家伙硬是真打哈。回到家里,又总是大人打“解放军”,个个喊爹叫娘、四处逃窜。

  高中毕业后,我考起了师范学校,三年后回到家乡羊桥乡(当时还没有成立土家族乡)附属初中当上了老师,实现了我一生的追求。不久我自己买了辆自行车,经常骑着它回家,感觉回家的路很近了。家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些木房不见了,变成了砖瓦房,打米机代替了古老的碾米房,一担谷子再也不用等待几个小时才能出米。寨上的小伙伴们都已结了婚,有了自己的温柔温乡,请去家里吃饭能喝上小酒吃上肥肉了,酒后总是抱成一团泪光闪闪,后悔当初读书吊儿浪荡没把书读好,肚里没几滴墨水写不出几个大字,都羡慕我勤奋好学 有了知识当了老师,道理讲得一套一套的叫人心服口服,并举杯表示今生今世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砸锅卖铁也要送子女读书。几十年过后,这些话还真没有吹牛皮,他们的子女大都是大学毕业有文化有知识有出息了。寨上如今还设立了高考奖学金,每年都要大张旗鼓的奖励考上大学的莘莘学子,从几个十几个到几十个,年年增多。颁奖仪式上,寨老都要叮嘱他们不忘家乡,牢记父母恩情,好好学习,报效祖国。子女们都很争气,毕业后都在各自领域大显身手,为美丽家乡建设作出了很多贡献。

  有一天,学校门卫打电话给我,说你寨上有几个人要进来找你,车子放不放行?我说他们叫什么名字?电话那头马上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夏烂毛, 儿时的伙伴小学的同窗,还有赛福鼎(夏乔华)、夏云龙,他们原来都在外打拼发展,如今已经回乡创业了,一个个在十里八村都是响当当的大老板,经常为村里做一些公益慈善,为寨上帮困济贫,深受众人拥戴。那天,我们聊了很多很多,件件事情都让人老泪纵横,激动不已。他们说,小时候,我们好穷好穷,穿的是补巴衣补巴裤,真所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讲个老婆难上难。吃的是红苕洋芋,有一年饿的不行,我们就去山上打马桑泡吃,个个中毒了痛得满地打滚。现在我们寨上大部分人家都有了车并在城里买了房子,水泥马路四通八达通村通寨通到了每一家,从县城回家半个小时就到了。独具土家风情的砖瓦木楼鳞次栉比、错落有致, 处处皆景。过去吃杂粮野菜面黄肌瘦就盼着过年能够吃上一顿大米饭和嘎(肉),现在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反而想吃五谷杂粮和野菜了。我们打算以两座水库为依托,打造“农、文、旅”集观光、旅游、踏青、采风、休闲、体验等为一体的旅游景区。苏庄组得天独厚,田肥水美,有历代贡米之说,我们就开发小碾房,上市碾子米,打造米业品牌,挖掘米业文化。打造土家族“麻量”文化,搜集民间织布机、纺花机、草编草鞋等手工工具,设立展览馆。打造三个体验园:一是水果采摘体验园;二是节日池塘、稻田捉鱼体验园;三是耕种体验园。举办土家族“金钱棍”表演,组织锣、钵比赛和山歌对唱会等,实现农业景观化、新村景区化、农居景点化,并成立合作社,以山林土地入股,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奔小康,把我们姚家寨建设成为当代的世外桃源……

  那一天,我们聊了很久很久,很多很多,并约定告老还乡时,一定要去揭开姚家寨为什么不姓姚而姓夏的神秘面纱。